被宣告只剩6个月生命,她却多活了30年!看她如何战胜癌症!

 

很多时候,我们生病不是因为细胞生病,而是细胞受了委屈,我们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们,所以细胞采取一定方式让你关注她,所以为了避免细胞委屈,我们应该改善细胞所处的环境,尽量善待自己的细胞,努力不让它们受委屈。

 

李丰,抗癌30载。

她是细胞病理权威、台大医院主治医师、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病理科副教授。

她历经癌病的折腾和人世的炎凉,曾因患癌失去工作,想过自杀,而又重新站起来,超越困难。在此期间,她仍能身兼台大医师和医学院副教授之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曾说:“与淋巴癌和平共处,是我此生最大的挑战,但是我很感恩它,让我学到很多难得的经验。更重要的是让我知道,健康必须靠自己。”

 

 

自杀念起  | 跌入谷底的人生

 

三十年前,当我还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研究所进修时,被发现患了癌症。

确认癌症的第二天,工作机构的老板就来看我。

他说在社会上做事,好比一个大机器中的小螺丝钉,只要中间有一个小螺丝钉停止工作,都会影响整个机器的工作效率。

所以,他很直接地说:“你显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,很抱歉,请你马上辞职。” 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当我的男朋友也明显地疏远我时,我了解到,自己竟完全被孤立起来。

我不但失去工作,已被社会遗弃,也被爱自己的人遗弃,而且,还被自己的健康所遗弃,我的生存价值几乎完全被否定掉。

 

 

因此,我的情绪降到最低点,我甚至想到自杀。

癌症经过手术,很多个疗程的放射性治疗,因为疗效不佳,经过一年多,仍然时好时坏地原地打转,癌并没有完全消失。

最后只剩下化学治疗一个办法。当时的化疗,以目前的眼光看起来相当粗糙。

治疗一段时间后,血小板变得很少,不小心一碰,到处都会瘀青,如果内部大量出血,就可能致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与主治医师商量,是否可以暂时停止治疗,主冶医师竟然不同意。

在这种“吃药会出血致死,不吃药又会病死”的情形下,做病人的我的确非常为难。

考虑再三,决定作个反叛的病人,自己把化学治疗停掉。现回想起来是当年的反叛救了自己。

 

涅槃重生  | 丢掉药罐子调养身心 

 

直到回到国内,回到熟悉的环境,不但重新获得旧日友情的温暖,而且还很幸运地恢复了工作。

这些转变,使我的情绪渐渐由消极转变为积极,癌虽然还在,我却渐渐学到如何与它和平相处,它并没有再发。

可由于身体很孱弱,治疗后的副作用层出不穷,不断住院又出院,我也变成肚量很大的药罐子。  

一直到十多年前,因高烧两个星期不退而住进台大医院,经过诸多检查及会诊,医师宣布我第三度得到肺结核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当时我当然很沮丧,可是也只好乖乖认命,照医师的处方服药。服药第三天抽血检查,竟发现还因服抗结核药物而罹患了中毒性肝炎。

于是我很自然地又反叛医命,停止服药。每天不是睡觉,就是静坐。经过一个月,再照胸部放射线检查,发现医师说的肺结核竟然不见了。  

这个发现让我了解,一个月前的肺结核应该是误诊,因为肺结核是不可能不吃药而在一个月内痊愈的。

这个发现,让我不断深思,平白吃这么多药,却惹来一身副作用。

 

 

我以后到底是会因癌症而死?还是因其他并发症而死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这次住院,让我下了决心,从此不再靠药物,果然从那以后,我没有再吞过任何一颗药丸,包括维他命。 

 

自省之路 |  信念方法论 

 

 

信念→健康靠自己

 

方法→自我反省

 

这次住院让我看到了西医的极限,我开始深思除了药物以外的方法,我也读了不少书,也去探讨甚至浅尝了不少民俗疗法。

发现最根本的办法,还是靠自己,靠自己去做观念的修正与饮食生活的调整。

经十多年努力,我发现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从此以后,我没有再住过院,近年来连感冒都很少了。 

观念的修正,其实就是自我反省。 

“我好好的,为什么会得癌症?”  

很多人一听到医师宣布自己得了重病时,往往都会显现出一副无辜的模样,希望用切、割、毒、杀等外来方式去除疾病,然而,疾病真的会没来由地产生吗?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世上绝对没有“好好的就突然生病”这种事情。  

以感冒为例,如果真要病人作自我反省,通常患者会说,自己在感冒之前曾经一连熬了好几个通宵,有的说自己最近吹了冷风、淋了雨,有的则说工作的压力很大而常常头痛又失眠。

事实上,诸如此类现象,都是导致感冒的因素。

换句话说,假使病人的敏感度及警觉性够的话,自然能做到‘防患未然’的目标。 

以我亲身经验为例,在加拿大念研究所时,之所以会得癌症,同样是有原因的。

首先,我天生怕冷,却选择到加拿大念书,基本上已经违反了健康的大原则。

其次,为了负担家计,边念书、边工作;常常为了多省下一些钱寄回家里,以致于早、午餐都只吃一个三明治夹起司,到晚上才煮些面条并搭配超市冷冻的青豆及便宜的鸡胗、鸭胗。 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事后我才明白,原来自己长时间吃进许多可怕、有害健康的食物。

再加上老板又是犹太人,对员工非常严苛,其身心承受的压力自然可想而知。在那段工作紧张、没有朋友,一天天重复著上班、下班及念书的日子中,健康情形自然每下愈况。

还好,后来癌症救了我。让我有足够的理由离开那样的环境,找到生路。 

生病,不是细胞叛逆,是自己无知对细胞加压。 

其实,身体发生疾病,并不是细胞叛逆,违反了主人的命令,而是主人无知,拚命对细胞加压,却不知道早已超过细胞能容忍的限度,于是细胞只好应变。

生病,不过是受不了委屈的细胞在喊救命而已。

如果把观念改一改,承认生病该由自己负责,对自己的行为心生惭愧而努力自我反省,并以满心欢喜和感恩的心情看待自己的改变,尽量善待自己的细胞,努力不让它们受委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如有需要,再配合适当的医药治疗,那么,即使病况已经相当严重,仍有很大的痊愈空间。 

而且,不只癌症,得任何病即使治好了,不表示已完全痊愈。若不善加调整观念及生活、饮食,也可能再得病。

我曾在显微镜下观察一位已治好的鼻咽癌病人,26年来癌症没再发,他去世后,其鼻咽组织仍看得到癌细胞,只是癌细胞被正常细胞包围着而已。

所以,改善体内环境,使癌细胞没法生长,是一辈子的功课,偷懒不得。  

 

 

行动派 |  调整饮食习惯+改善体质  

 

调整饮食习惯是改善体质最直接而快速的方法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般人的营养都是从嘴巴吃进去的。这是说,制造体内负责新陈代谢的每一个细胞的材料都是由饮食而来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,也可以这么说:你就是由你吃下去的食物变成的。

所以,如果饮食中充满致癌性物质,日后又怎么可能不患癌症?食品添加物是另外一个使食物的品质发生改变的因素。

因为食品添加物很多都是致癌物质,如果常吃加过工的食物,到底会同时吃进多少致癌物质,还真没有办法知道。 

饮食的量也会影响营养。过去贫穷的时代吃得不够,营养不良,当然会影响体质。

现在经济情况良好,倒是吃得太多而造成营养不平衡,也累垮消化组织,引起所谓的文明病,像高血压、心脏病、肥胖症、糖尿病等等,使体质受到影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针对这些情形,要做的饮食习惯改变,原则上是:保持饮食平衡,不吃含有添加剂的食物,不吃腐败食物,不吃肉类,多吃蔬菜、水果。  

 

 

运动是改变体质的根本办法 

 

因为每个人的身体本来就具有抵御外侵的毒物、或癌症的能力。

只是,身体的内在环境和身体外的大环境都有过多有害的因素,使身体这种免疫能力发生障碍,疾病和癌症才不可避免地发生。

而运动则可使身体内在环境的细胞,藉促进血液循环,以带动氧气和营养,反过来又使细胞增加活力。因此,人体的免疫力便能增加。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病后,我开始做的运动是爬山。

我说的爬山,并不真是爬高山,只是在那些有产业道路的小山走走。那时,凭良心说我并不喜欢爬山,可以说是被我丈夫强迫的。

每个星期日,他早就把背包、干粮、水壶准备好了,然后把我拉起来上路。因为我的身体太过虚弱,爬那样的山对我仍是件苦事。

他说我那段时期的爬山是,怕出太阳、怕下雨、怕吹风。

之所以会怕太阳,是因为经过治疗后,我的体质很差,晒了太阳皮肤就会发痒。

之所以会怕下雨,是因为我怕感冒。经过治疗,我的身体很差,简直不能同别人比。

之所以会吹风怕走,是因为治疗后我的血液循环很差,手脚常都冰冷,爬山时别人一爬就出汗,我却要爬了半天身体才会热,如果有风,则反而越走越冷,很受不了。 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尽管这样,我爬山时走时停,但时间累积下来,我还是尝到了它给我的好处,我的健康竟然缓缓地进步。

 

 

经过不断磨练,而今,我的爬山和走路的本领,已越来越有进步。现在,痒的问题已经不知不觉地消失,风雨对我来说也不是阻力。

 

   补充氧气,癌细胞会回归正常 

 

在实验室养癌细胞,如果加氧,癌细胞就养不好,如果加二氧化碳,癌细胞就养得很好,这表示:

我们自己把体内环境弄到缺氧,细胞才无可奈何变成癌细胞来适应环境,如果把环境里的缺氧因素删掉,补充氧份,其实癌细胞是会回归正常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30年来,我看过无数病人,那些肯听我话去爬山,甚至天天爬山的人,身体的改善都很明显。

现在,每当我透过显微镜看到病人或友人的细胞显出缺氧的状况时,我都会提醒对方:“你的细胞缺氧,看起来很累,赶快去爬山。” 

除了爬山、走路、慢跑以外,我也曾花不少的时间做瑜伽、气功和静坐的锻炼。

那些锻炼,开始时,什么成绩都看不到,可是久了以后,身体还是在改善。不过,一般瑜伽老师不是要求学生“再弯一点,再弯一点”,就是以极快的速度教学。

事实上,瑜伽要做得好,慢及足够的热身运动是不可少的两大要件。就像我自己就曾花了一个小时学“摊尸式”。

花两年的时间学热身运动,结果,身体不但愈来愈健康,感觉也较以往灵敏许多。每天运动四小时换取生活品质,超值!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笑、不生气、正面看、放松  

 

除了生理因素之外,要克服病魔,还必须从心理层面下手,像笑、不生气及以正面态度看待一切事情,还有学习放松,即是我这么多年来能降服疾病的一大原因。

因为我知道,笑的时候,尤其是大笑的时候,身体内的细胞是放松的。细胞只有在完全放松的时候,才能圆圆润润,充满活力。

刚开始学笑时,其实不是真心想笑,而是勉强去把嘴巴拉成笑的样子,可是久而久之,心里自然会加以配合,真的变得成天都开开心心的样子。

得到癌症以后,学笑便成为我的生活课题之一。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有一次,一位病人眉头深锁地来找我,我看到她郁郁寡欢的样子,便问陪同母亲前来的小女孩,“你妈妈怕不怕痒?”小女孩说“怕痒。”于是,我稍稍地告诉女孩,“以后妈妈躺在床上的时候,你就搔她痒。”

结果,这位母亲在每天大笑一回的情形下,慢慢地纡解了深锁的眉头。

 

生气是别人做错事,我惩罚自己  

 

学习不生气是一项比较困难的功课。

因我为人耿直、又爱打抱不平,一看到不合理或不公平的事,拔刀相助的精神便来了。

自从我了解“生气的定义是别人做错事,自己惩罚自己”以后,我便开始努力去实践让自己不生气,不过,积习难改,我的这个过程还是经过了四、五年,才看到一点点成绩。

刚开始,别人挑衅我,我还是会马上反应,接着便后悔;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然后,我会看到别人在挑衅,我会看到自己快要动气,于是,马上逃到看不到挑衅的地方,再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;

然后,我渐渐不需要逃离现场也能压住脾气,可是还需要在心里说:‘你好可怜。’来平衡自己的情绪;现在,我什么都看到,却可以一直保持笑容。

 

 

   假若病人得癌症  

 

持正面的态度对疾病的疗效有极大的影响。

像我得癌前期,由于挫折连连,对人生、前途无信心,疗效不彰。但得癌后期,由于对人生、前途恢复信心,虽然没有治疗,身体却反而慢慢好起来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因此,自从我的健康进步了以后,除了我的专业,我最乐意做的一件事便是为癌症病人打气。

每当一个垂头丧气,以为末日将至的癌症病人,被介绍来看我以后,往往经过一番疑问的解释,尤其当他看到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朝气蓬勃地站在他的面前,他的信心便很容易地建立起来。

于是,这个垂著头,苦着脸进来的病人,结果,却能昂起头,脸上充满笑意地踏出我的办公室。

我做的事并不是显露奇迹。只是,我让那些癌症病人看到‘希望’,让他们的情绪,能很快从消极变为积极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甚至有癌症患者来找我时,我会说“恭喜你得癌症”,对方一听,自然会觉得莫名其妙,我解释,“假如你不得癌症,怎么会改变饮食习惯?怎么会开始运动?又怎么会学笑呢?

再说,从今天开始,你的生活会一天天地变好、一天天地有品质,这样一来,怎么会不值得恭喜?”

于是,对方一听,果然对自己罹病的情形释怀了许多。待患者情绪比较平稳地,要离开时,我又会说,“再恭喜你一次。”对方一听,又是一头雾水,“既然之前已经恭喜了,有什么事还值得再恭喜一次?”

这时,我会不疾不徐地回答,“我把三十年来对抗癌症的养生经验一下子交给你,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?”就这样,对方带着饱满、知足的感觉离开。

 

   改得越多,好得越快 

 

这些年来,我不但看了不少癌症病人,更与其中一部份病人变成朋友,共同奋斗,分享彼此的经验,互相鼓励,努力活下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们发觉,活得超长及活得越有声有色的人,往往都是勇于自省,及坚持修正自己的生活方式的人。

“改得越多,改得越彻底,好得越快。”已经成了我们的原则。  

营养是细胞藉以维生的资粮,如果天天吃下充满抗生素及贺尔蒙的家畜肉类,细胞想不生病也不成。

充满农药及加工化学物质的食物,也会使细胞中毒。只有回归自然,才能使细胞恢复生机。 

运动的好处是使身体的循环顺畅,把养分及氧气带到该去的地方,对生病的细胞,尤为重要。

如果选择一两种自己喜爱或适合的运动,持之以恒地做下去,总有一天,成绩会自然显露出来。

 

   心理的调适,极为重要 

 

要知道,自己身体里的细胞,到底是听自己的还是听别人的呢?当然是听自己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那么,自己对细胞下达的命令,便不应下那些不利于细胞的命令,例如生气、烦恼、消极......  

细胞无外顾之忧,才较容易应付内患,对癌的免疫能力,才容易增加,才是根本解决癌症的办法。

自我反省乃至身体力行,只要坚持,这些事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困难,而且,如果继续坚持下去,所有疾病,甚至癌症,都会自动让步,让健康的细胞抬头。  

生命的长短,我们无法决定,但生活的品质,却是可以改善的。